“这样的生活,终究还是会有遗憾吧”

最近十分的沉迷p5r,停下来时的时候就觉得内心一阵空虚,好像是难以面对自己真正的现实
这下真的彻底明白什么是借游戏逃避现实了
由于被开盒导致的现实生活的风险,比如过去的某句说的不太对的话被挑出来呈递给我现在的领导、导师,或者实习之后的领导总还是会给我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暂时把之前的日记全私密了,至于之后怎么办...我希望自己不再依赖博客和日记
但是人总还是要有点依靠的,我也想不明白自己现在还能依靠什么。依靠意味着必然的被裹挟,自由对于像我这种没什么本事的人来说又是亦如蜜糖亦如砒霜。正所谓越是虚伪越是完美,总之抱着以自我保护为先这种心态的我也没什么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有什么港湾的。

最近还在思考怪盗的问题,也就是什么才是正义...这和共产主义理想也是一致的,譬如晚期的鲁迅已经不再迷信青年了,这大概要讲从他在中学课堂上教授化学,被捣乱的学生炸伤了手,看到台下一片哄堂大笑时从未消失的心灰意冷。心灰意冷是对理想主义者最大的敌人,因为你没办法在一片冰冷的现实中始终保持燃烧,周围的冷气必然会带来热传递导致的失温。这就是——他人即地狱。
我之前对这句话过度轻蔑了。
他人即地狱并不仅仅是社交关系的不能达成一致,而是更本质、更残酷的东西,比如上升为一种体制的暴政,某些自信的混蛋自以为是信念。社会的建构是一种后天的过程,那就表明人永远只是猴子。礼节、情商,这些都是后天的东西,而不是作为人的必然,你永远都要把人当作狡黠的猴子看待,才能去理解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尼采到底是在一种如何绝望的情境中发出了“上帝已死”的超人呼唤?周围都是猴子,你还要配合他们做着脑残的猴戏,最要命的是你内心需要猴子的称赞。不可名状的现实,地狱的情景,有头脑的人究竟如何才能不会疯掉呢?不过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你也是猴子中的一员,暂时的超然物外也只是因为隔岸观火罢了。
我尊敬尼采,但我不相信超人,因为人类一定是猴子变的。从前我看到外卖小哥总是会心生亲切,看到消防员只是会心生敬意。但我确确实实的被一个住在天安门旁边的消防员坑了几百块钱,包括在我诉说了对他的敬意之后,他依然说着些莫须有的毛病,占着我没够的便宜。现在我再看到找不到门的外卖小哥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居然也是跟我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帮,恼人的顾客万一怪罪下来又如何?超时赔偿后被反咬一口我应该如何处理?我相信前面的消防员或许在面临火场时英勇的冲锋,后面的劳动者也许的的确确有真善美的一面。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信仰破灭是很要命的东西,生活的破灭也是。
伟大领袖唯一做错的就是杀的太少和信任群众,群众不值得信任,尤其是作为一个格式塔整体的人民群众更为低能无脑。大部分人都是在舆论中被裹挟的雪花,他们连自己的脑子都没有,更是不分对错不辨忠奸,事后唱赞歌的唯一理由是他在争斗中胜出,然后给了他们只能果腹的食物。
高层的人吃的脑满肠肥根本不懂得如何治理,一部分人兢兢业业也仅是想让大厦不要倒塌,但这部分的人——他们自己也绝不干净。一片污泥中哪有人能够濯清涟而不妖?这样的人哪他妈有人敢提到高位?一切的一切,社会的建构都是儿戏,或者说猴戏更为精确一些。体制是人类服务出的恶魔,人类必须应该一个无政府的社会,没有特权的社会,纯粹依靠社会规则治理,由某种绝对正确的程序运行的秩序。
怪盗在伸张正义后难以落得多好的下场,即便他们是为了人民。人民会为他塑起雕像,但是罗宾汉的故事再也没有人能够实践,周围全是当权者的钢枪。

最后修改:2024 年 07 月 02 日
请我喝杯可乐?